當前位置 : 首頁 > 企業動態 > 行業資訊

偽新藥虛火漸退 新藥研發質升量減

2012-07-21

偽新藥“虛火”逐漸降下之后,真正意義的新藥開始出現。2011年上半年的新申報項目中,新藥(含創新藥)占38%左右,仿制藥占52%左右,改劑型占10%左右。數據反映出國內新藥開發質升量減的現狀。

“這是我們首仿的精神系統品種,5月份才批下來的,目前只有一家外企生產。”7月13日,在南京召開的第46屆全國新特藥品交易會(下稱新特藥會)上,齊魯制藥的一位招商經理拿著氨磺必利的宣傳頁向記者展示。

自從國家規范新藥審批以來,改劑型“新藥”已經走向窮途末路。新藥申報與審批數量大幅降低,在這樣的背景下,更多的業內人士也開始在新特藥會上真正關注起新藥的質,而不是量。

新藥開發困境

在偽新藥“虛火”逐漸降下之后,真正有價值的新藥開始出現。根據SFDA的統計分析,2009年以來,我國的新藥注冊審批出現了批準新藥比例升高,重復申請降低的現象,新藥申報結構日趨合理。從注冊申請的數據來看,截至2010年12月31日,我國共批準藥品注冊申請1000件。其中,境內藥品注冊申請886件,新藥申請124件,占12.4%改劑型111件,占11.1%仿制藥651件,占65%。2011年上半年的有關審評數據顯示,新申請3359個(按受理號計),同比增長10%在新申報項目中,新藥(含創新藥)占38%左右,仿制藥占52%左右,改劑型占10%左右。從批準上市的藥品看,有埃克替尼片、國產拉米夫定片等。

齊魯制藥在此次新特藥會上推出了氨磺必利片,近期獲批但沒出現在展會上的還包括恒瑞的艾瑞昔布、中信國建的重組抗CD25人源化單克隆抗體等。

“在新特藥會上,有些大型醫藥集團依舊是以老品種做展示。”一位參展商向記者表示,企業參會,更多的是抱著形象展示的心態。這也反映出新藥開發質升量減的現狀。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情況是,受資金與研發實力的限制,企業的后備新藥品種比較單一,應對政策調控顯得有心無力,一些企業因此倍感惆悵。

來自廣州某企業的研發總監告訴記者,他發現不少企業以抗菌素品種做重點推介,包括天津津康制藥、海南諾爾康、蘇州二葉等,其中部分品種是近2年獲批上市的抗菌素復合制劑。其中一家企業的宣傳頁上赫然標出“國家一類新藥”的字樣。

“此前,抗感染用藥依然是醫院用藥中占比最大的一塊,企業前期投入不少資金開發新品種以及復合制劑,也有好幾個一類新藥品種上市。”該研發總監告訴記者,抗菌素管理辦法剛出臺,各省的分級目錄正在制定中,抗菌素市場結構面臨劇變,企業正在焦灼觀望,代理商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新藥開發本來難度就比較大,國內的企業資金實力偏弱,因此,開發新藥多集中在一兩個領域。一旦政策與市場發生碰撞,此時企業也無其他后備品種可做推薦,這是新藥開發的又一困境。”

創新路徑探索

盡管國內新藥開發困境重重,但對于創新路徑的探索并未停止。本次新特藥會開設的以“重點治療領域的藥物品種篩選”為主題的《2011中國藥物研發戰略高峰論壇》,毫無懸念地受到了觀眾的追捧。

中國醫藥工業研究院總院副院長俞雄表示:“國際新藥研發的新趨勢是更有效、更安全、更快捷、更具預測性,而當前我國藥物創新的重點是me-too,me-better,me-best藥物,在臨床應用的藥物中發現新靶標的先導物。”他同時指出,目前各領域最受關注的研發熱點:在生物基數藥物熱點領域,有抗體藥物大規模功能化制備、端粒酶抑制劑和抗體端粒體酶疫苗、靶向基因治療、基因沉默技術、蛋白質藥物長效技術、抗體功能性靶位的發現和確認、基因工程與分子抗體表達生產系統等 在抗腫瘤藥物方面則針對新靶點、新機理,開展分子靶標明確的靶向性非細胞毒類和高選擇性細胞毒類抗腫瘤藥開發,包括個體化治療、抗腫瘤新生血管生成、抗腫瘤新生淋巴管、改變腫瘤微環境 而在另一熱門領域心腦血管藥物方面,新型抗血壓藥物,即有效、長效降壓的同時,高度關注對心、腦、血管、腎臟等重要靶器官損傷保護的品種越來越受關注 而在糖尿病治療藥物方面,口服胰島素、胰島素改構產品、透皮、吸入等胰島素新制劑,基于新靶點、新作用機理的降血糖藥物,基于聯合用藥作用機理的新復方制劑等受到重視。

而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是,全球藥品專利保護到期的高峰正在到來,物質專利(美國專利)到期的藥品2014年將達到頂峰,有58個,同時于2013年和2018年有兩個高峰,均有40多個。對于目前以me-too式創新為主的國內企業,關注藥品專利情況十分必要。

“將藥品的開發策略與藥品專利到期相結合,這只是第一步,也是最基礎的一步。”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市場總監張修寶指出。在他看來,由于新藥研發的長期性使得一些新藥的實際上市時間離專利保護期也就幾年,有的甚至是化合物專利過期后才上市 同時基礎專利只是證明了該藥物研發過程中的領跑者,但其未必就是市場上唯一的贏家或是最大贏家,“國內企業在堅持原創創新的同時,完全可以合理利用知識產權規則,跟蹤相關化合物專利,并在此基礎上與原研公司在開發進度上展開競爭,將一定的資金投入到相關的制備辦法、晶型、鹽、適應癥、制劑和關鍵中間體等后續專利的開發布局中,形成對基礎專利的包圍,從而獲得相當的市場機會。”他還建議,企業要關注疾病防治指南推薦對研發的指導,關注醫生處方對品種篩選的指導。

3手酒杯试玩